简短的ted演讲稿

时间:2021-03-29 演讲稿 手机版

  TED(指technology, entertainment, design在英语中的缩写,即技术、娱乐、设计)是美国的一家私有非营利机构,在TED上可是有很多著名的演讲哦。下面是爱资讯小编为你整理的几篇简短的ted演讲稿,希望能帮到你哟。

  布琳.布朗致力于研究人与人的关系--我们感同身受的能力、获得归属感的能力、爱的能力。在TED休斯敦一次富有感染力的幽默谈话中,她跟我们分享了她的研究发现,一个让她更想深入了解自己以及人类的发现,洞悉人性也更了解自己。同时建议父母,全心全意去爱,即使没有回报、即使很困难,也要勇敢面对,因为感到脆弱代表我还活着,我们要相信自己够好,绝对值得被爱。

  那我就这么开始吧: 几年前,一个活动策划人打电话给我, 因为我当时要做一个演讲。 她在电话里说: “我真很苦恼该如何在宣传单上 介绍你。” 我心想,怎么会苦恼呢? 她继续道:“你看,我听过你的演讲, 我觉得我可以称你为研究者, 可我担心的是,如果我这么称呼你,没人会来听, 因为大家普遍认为研究员很无趣而且脱离现实。” (笑声) 好。 然后她说:“但是我喜欢你的演讲, 就跟讲故事一样很吸引人。 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称你为讲故事的人比较妥当。” 而那个做学术的,感到不安的我 脱口而出道:“你要叫我什么?” 她说:“我要称你为讲故事的人。" 我心想:”为什么不干脆叫魔法小精灵?“ (笑声) 我说:”让我考虑一下。“ 我试着鼓起勇气。 我对自己说,我是一个讲故事的人。 我是一个从事定性研究的科研人员。 我收集故事;这就是我的工作。 或许故事就是有灵魂的数据。 或许我就是一个讲故事的人。 于是我说:”听着, 要不你就称我为做研究兼讲故事的人。“ 她说:”哈哈,没这么个说法呀。“ (笑声) 所以我是个做研究兼讲故事的人, 我今天想跟大家谈论的-- 我们要谈论的话题是关于拓展认知-- 我想给你们讲几个故事 是关于我的一份研究的, 这份研究从本质上拓宽了我个人的认知, 也确确实实改变了我生活、爱、 工作还有教育孩子的方式。

  我的故事从这里开始。 当我还是个年轻的博士研究生的时候, 第一年,有位研究教授 对我们说: ”事实是这样的, 如果有一个东西你无法测量,那么它就不存在。“ 我心想他只是在哄哄我们这些小孩子吧。 我说:“真的么?” 他说:“当然。” 你得知道 我有一个社会工作的学士文凭,一个社会工作的硕士文凭, 我在读的是一个社会工作的博士文凭, 所以我整个学术生涯 都被人所包围, 他们大抵相信 生活是一团乱麻,接受它。 而我的观点则倾向于,生活是一团乱麻, 解开它,把它整理好, 再归类放入便当盒里。 (笑声) 我觉得我领悟到了关键, 有能力去创一番事业,让自己-- 真的,社会工作的一个重要理念是 置身于工作的不适中。 我就是要把这不适翻个底朝天 每科都拿到A。 这就是我当时的信条。 我当时真的是跃跃欲试。 我想这就是我要的职业生涯, 因为我对乱成一团,难以处理的课题感兴趣。 我想要把它们弄清楚。 我想要理解它们。 我想侵入那些 我知道是重要的东西 把它们摸透,然后用浅显易懂的方式呈献给每一个人。

  所以我的起点是“关系”。 因为当你从事了20xx年的社会工作, 你必然会发现 关系是我们活着的原因。 它赋予了我们生命的意义。 就是这么简单。 无论你跟谁交流 工作在社会执法领域的也好,负责精神健康、虐待和疏于看管领域的也好 我们所知道的是,关系 是种感应的能力-- 生物神经上,我们是这么被设定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这儿。 所以我就从关系开始。 下面这个场景我们再熟悉不过了, 你的上司给你作工作评估, 她告诉了你37点你做得相当棒的地方, 还有一点--成长的空间? (笑声) 然后你满脑子都想着那一点成长的空间,不是么。 这也是我研究的一个方面, 因为当你跟人们谈论爱情, 他们告诉你的是一件让他们心碎的事。 当你跟人们谈论归属感, 他们告诉你的是最让他们痛心的 被排斥的经历。 当你跟人们谈论关系, 他们跟我讲的是如何被断绝关系的故事。

  所以很快的--在大约开始研究这个课题6周以后-- 我遇到了这个前所未闻的东西 它揭示了关系 以一种我不理解也从没见过的方式。 所以我暂停了原先的研究计划, 对自己说,我得弄清楚这到底是什么。 它最终被鉴定为耻辱感。 耻辱感很容易理解, 即害怕被断绝关系。 有没有一些关于我的事 如果别人知道了或看到了, 会认为我不值得交往。 我要告诉你们的是: 这种现象很普遍;我们都会有(这种想法)。 没有体验过耻辱的人 不具有人类的同情或关系。 没人想谈论自己的糗事, 你谈论的越少,你越感到可耻。 滋生耻辱感的 是一种“我不够好."的心态-- 我们都知道这是个什么滋味: ”我不够什么。我不够苗条, 不够有钱,不够漂亮,不够聪明, 职位不够高。“ 而支撑这种心态的 是一种刻骨铭心的脆弱, 关键在于 要想产生关系, 我们必须让自己被看见, 真真切切地被看见。

  你知道我怎么看待脆弱。我恨它。 所以我思考着,这次是轮到我 用我的标尺击溃它的时候了。 我要闯进去,把它弄清楚, 我要花一年的时间,彻底瓦解耻辱, 我要搞清楚脆弱是怎么运作的, 然后我要智取胜过它。 所以我准备好了,非常兴奋。 跟你预计的一样,事与愿违。 (笑声) 你知道这个(结果)。 我能告诉你关于耻辱的很多东西, 但那样我就得占用别人的时间了。 但我在这儿可以告诉你,归根到底 -- 这也许是我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 在从事研究的数十年中。 我预计的一年 变成了六年, 成千上万的故事, 成百上千个采访,焦点集中。 有时人们发给我期刊报道, 发给我他们的故事 -- 不计其数的数据,就在这六年中。 我大概掌握了它。

  我大概理解了这就是耻辱, 这就是它的运作方式。 我写了本书, 我出版了一个理论, 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 它其实是, 如果我粗略地把我采访过的人 分成 具有自我价值感的人 -- 说到底就是 自我价值感 -- 他们勇于去爱并且拥有强烈的归属感 -- 另一部分则是为之苦苦挣扎的人, 总是怀疑自己是否足够好的人。 区分那些 敢于去爱 并拥有强烈归属感的人 和那些为之而苦苦挣扎的人的变量只有一个。 那就是,那些敢于去爱 并拥有强烈归属感的人 相信他们值得被爱,值得享有归属感。 就这么简单。 他们相信自己的价值。 而对于我, 那个阻碍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最困难的部分 是我们对于自己不值得享有这种关系的恐惧, 无论从个人,还是职业上 我都觉得我有必要去更深入地了解它。 所以接下来 我找出所有的采访记录 找出那些体现自我价值的,那些持有这种观念的记录, 集中研究它们。

  这群人有什么共同之处? 我对办公用品有点痴迷, 但这是另一个话题了。 我有一个牛皮纸文件夹,还有一个三福极好笔, 我心想,我该怎么给这项研究命名呢? 第一个蹦入我脑子的是 全心全意这个词。 这是一群全心全意,靠着一种强烈的自我价值感在生活的人们。 所以我在牛皮纸夹的上端这样写道, 而后我开始查看数据。 事实上,我开始是 用四天时间 集中分析数据, 我从头找出那些采访,找出其中的故事和事件。 主题是什么?有什么规律? 我丈夫带着孩子离开了小镇, 因为我老是陷入像杰克逊.波洛克(美国近代抽象派画家)似的疯狂状态, 我一直在写, 完全沉浸在研究的状态中。 下面是我的发现。 这些人的共同之处在于 勇气。 我想在这里先花一分钟跟大家区分一下勇气和胆量。 勇气,最初的定义, 当它刚出现在英文里的时候 -- 是从拉丁文cor,意为心,演变过来的 -- 最初的定义是 真心地叙述一个故事,告诉大家你是谁的。 所以这些人 就具有勇气 承认自己不完美。 他们具有同情心, 先是对自己的,再是对他人的, 因为,事实是,我们如果不能善待自己, 我们也无法善待他人。 最后一点,他们都能和他人建立关系, -- 这是很难做到的-- 前提是他们必须坦诚, 他们愿意放开自己设定的那个理想的自我 以换取真正的自我, 这是赢得关系的 必要条件。

  他们还有另外一个共同之处 那就是, 他们全然接受脆弱。 他们相信 让他们变得脆弱的东西 也让他们变得美丽。 他们不认为脆弱 是寻求舒适, 也不认为脆弱是钻心的疼痛 -- 正如我之前在关于耻辱的采访中听到的。 他们只是简单地认为脆弱是必须的。 他们会谈到愿意 说出"我爱你", 愿意 做些 没有的事情, 愿意 等待医生的电话, 在做完乳房X光检查之后。 他们愿意为情感投资, 无论有没有结果。 他们觉得这些都是最根本的。

  我当时认为那是背叛。 我无法相信 我尽然对科研宣誓效忠 -- 研究的定义是 控制(变量)然后预测,去研究现象, 为了一个明确的目标, 去控制并预测。 而我现在的使命 即控制并预测 却给出了这样一个结果:要想与脆弱共存 就得停止控制,停止预测 于是我崩溃了 -- (笑声) -- 其实更像是这样。 (笑声) 它确实是。 我称它为崩溃,我的心理医生称它为灵魂的觉醒。 灵魂的觉醒当然比精神崩溃要好听很多, 但我跟你说那的确是精神崩溃。 然后我不得不暂且把数据放一边,去求助心理医生。 让我告诉你:你知道你是谁 当你打电话跟你朋友说:“我觉得我需要跟人谈谈。 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因为我大约有五个朋友这么回答: ”喔。我可不想当你的心理医生。“ (笑声) 我说:”这是什么意思?“ 他们说:”我只是想说, 别带上你的标尺来见我。“ 我说:”行。“

  就这样我找到了一个心理医生。 我跟她,戴安娜,的第一次见面 -- 我带去了一份表单 上面都是那些全身心投入生活的人的生活方式,然后我坐下了。 她说:”你好吗?“ 我说:”我很好。还不赖。“ 她说:”发生了什么事?“ 这是一个治疗心理医生的心理医生, 我们不得不去看这些心理医生, 因为他们的废话测量仪很准(知道你什么时候在说真心话)。 (笑声) 所以我说: “事情是这样的。我很纠结。” 她说:“你纠结什么?” 我说:”嗯,我跟脆弱过不去。 而且我知道脆弱是 耻辱和恐惧的根源 是我们为自我价值而挣扎的根源, 但它同时又是 欢乐,创造性, 归属感,爱的源泉。 所以我觉得我有问题, 我需要帮助。“ 我补充道:”但是, 这跟家庭无关, 跟童年无关。“ (笑声) “我只需要一些策略。” (笑声) (掌声) 谢谢。 戴安娜的反应是这样的。 (笑声) 我接着说:“这很糟糕,对么?” 她说:“这不算好,也不算坏。” (笑声) “它本身就是这样。” 我说:“哦,我的天,要悲剧了。”

  (笑声)

  (悲剧)果然发生了,但又没有发生。 大概有一年的时间。 你知道的,有些人 当他们发现脆弱和温柔很重要的时候, 他们放下所有戒备,欣然接受。 (我要声明)一,这不是我, 二,我朋友里面也没有这样的人。 (笑声) 对我来说,那是长达一年的斗争。 是场激烈的混战。 脆弱打我一拳,我又还击它一拳。 最后我输了, 但我或许赢回了我的生活。

  然后我再度投入到了我的研究中, 又花了几年时间 真正试图去理解那些全身心投入生活的人, 他们做了怎样的决定, 他们是如何应对 脆弱的。 为什么我们为之痛苦挣扎? 我是独自在跟脆弱斗争吗? 不是。 这是我学到的: 我们麻痹脆弱 -- (例如)当我们等待(医生)电话的时候。 好笑的是,我在Twitter微博和Facebook上发布了一条状态, “你怎样定义脆弱? 什么会让你感到脆弱?“ 在1个半小时内,我收到了150条回复。 因为我想知道 大家都是怎么想的。 (回复中有)不得不请求丈夫帮忙, 因为我病了,而且我们刚结婚; 跟丈夫提出要做爱; 跟妻子提出要做爱; 被拒绝;约某人出来; 等待医生的答复; 被裁员;裁掉别人-- 这就是我们生活的世界。 我们活在一个脆弱的世界里。 我们应对的方法之一 是麻痹脆弱。

  我觉得这不是没有依据 -- 这也不是依据存在的唯一理由, 我认为我们当代问题的一大部分都可以归咎于它 -- 在美国历史上,我们是欠债最多, 肥胖, 毒瘾、用药最为严重 的一代。 问题是 -- 我从研究中认识到 -- 你无法选择性地麻痹感情。 你不能说,这些是不好的。 这是脆弱,这是悲哀,这是耻辱, 这是恐惧,这是失望, 我不想要这些情感。 我要去喝几瓶啤酒,吃个香蕉坚果松饼。 (笑声) 我不想要这些情感。 我知道台下传来的是会意的笑声。 别忘了,我是靠“入侵”你们的生活过日子的。 天哪。 (笑声) 你无法只麻痹那些痛苦的情感 而不麻痹所有的感官,所有的情感。 你无法有选择性地去麻痹。 当我们麻痹那些(消极的情感), 我们也麻痹了欢乐, 麻痹了感恩, 麻痹了幸福。 然后我们会变得痛不欲生, 我们继而寻找生命的意义, 然后我们感到脆弱, 然后我们喝几瓶啤酒,吃个香蕉坚果松饼。 危险的循环就这样这形成了。

  我们需要思考的一件事是 我们是为什么,怎么样麻痹自己的。 这不一定是指吸毒。 我们麻痹自己的另一个方式是 把不确定的事变得确定。 宗教已经从一种信仰、一种对不可知的相信 变成了确定。 我是对的,你是错的。闭嘴。 就是这样。 只要是确定的就是好的。 我们越是害怕,我们就越脆弱, 然后我们变得愈加害怕。 这件就是当今政治的现状。 探讨已经不复存在。 对话已经荡然无存。 有的仅仅是指责。 你知道研究领域是如何描述指责的吗? 一种发泄痛苦与不快的方式。 我们追求完美。 如果有人想这样塑造他的生活,那个人就是我, 但这行不通。 因为我们做的只是把屁股上的赘肉 挪到我们的脸上。 (笑声) 这真是,我希望一百年以后, 当人们回过头来会不禁感叹:”哇!“

  (笑声)

  我们想要,这是最危险的, 我们的孩子变得完美。 让我告诉你我们是如何看待孩子的。 从他们出生的那刻起,他们就注定要挣扎。 当你把这些完美的宝宝抱在怀里的时候, 我们的任务不是说:”看看她,她完美的无可挑剔。“ 而是确保她保持完美 -- 保证她五年级的时候可以进网球队,七年级的时候稳进耶鲁。 那不是我们的任务。 我们的任务是注视着她,对她说, “你知道吗?你并不完美,你注定要奋斗, 但你值得被爱,值得享有归属感。” 这才是我们的职责。 给我看用这种方式培养出来的一代孩子, 我保证我们今天有的问题会得到解决。 我们假装我们的行为 不会影响他人。 不仅在我们个人生活中我们这么做, 在工作中也一样 -- 无论是紧急救助,石油泄漏, 还是产品召回 -- 我们假装我们做的事 对他人不会造成什么大影响。 我想对这些公司说:嘿,这不是我们第一次牛仔竞技。 我们只要你坦诚地,真心地 说一句:"对不起, 我们会处理这个问题。“

  但还有一种方法,我把它留给你们。 这是我的心得: 卸下我们的面具,让我们被看见, 深入地被看见, 即便是脆弱的一面; 全心全意地去爱, 尽管没有任何担保 -- 这是最困难的, 我也可以告诉你,作为一名家长,这个非常非常困难 -- 带着一颗感恩的心,保持快乐 哪怕是在最恐惧的时候 哪怕我们怀疑:”我能不能爱得这么深? 我能不能如此热情地相信这份感情? 我能不能如此矢志不渝?“ 在消极的时候能打住,而不是一味地幻想事情会如何变得更糟, 对自己说:”我已经很感恩了, 因为能感受到这种脆弱,这意味着我还活着。“ 最后,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那就是相信我们已经做得够好了。 因为我相信当我们在一个 让人觉得“我已经足够了”的环境中打拼的时候 我们会停止抱怨,开始倾听, 我们会对周围的人会更友善,更温和, 对自己也会更友善,更温和。

  这就是我演讲的全部内容。谢谢大家。

  (掌声)

简短的ted演讲稿篇二:看俞敏洪如何激励年轻人前进

  同学们好:

  我始终相信任何一个人想要改变自己的人生,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最佳的法宝或者说最好的力量,就是去进行奋斗,我相信在座的各位同学坐在这儿也是来吸取这种力量。

  我们每一个人出生都不一样,曾经年轻的时候,抱怨自己生长在一个贫困家庭。曾经年轻的时候抱怨过自己的父母,什么也不能给我。混遍北大整整七年,没有一个女人爱上我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很多同学都已经谈了好几次恋爱。有的同学已经娶上了美丽的女人,成立了美好的家庭。当我发现至少每个同学都拥有一个健康身体的时候,我在大学三年级的时候得了肺结核。发现好像所有的生活黑暗和不如意都集中在你一个人身上,幸亏在这样的过程中间我始终没有放弃自己身上唯一的力量,这个力量就是我觉得只要努力,只要奋斗,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我应该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我应该能够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而这种感觉来自于什么地方呢,就是来自于我从小在农村的那种生活,来自于我自己高考的启示,因为对于我来说,农村孩子长大唯一可能的归宿就是在农村。

  我十四岁初中毕业,紧接着命运就对我做出了宣判,当时中国有一个政策,叫做贫下中农子女,一家只能有一个上高中,我姐上了高中,因此就轮不到我。所以其实我在十四岁的时候就认认真真地当过一回农民,在那个时候我就料定了自己这辈子大概只能在农村待着了。但是,老天给了我一个非常好的机会,这个机会就是“四人帮”粉碎以后,教育政策立刻就改变了。我们的初中老师想起了我,说俞敏洪是一直喜欢读书的人,我们是不是可以把他破例地重新放到高中里面来。我妈听说我这个事情以后就非常地兴奋,就找公社大队的领导和学校的校长去不断地说,说我儿子就是可以来的,所以我这辈子我最感激的就是我妈。这就是我的第一次机会,这个不是我奋斗来的,是党和国家给我的。高中毕业的时候,其实整个班全是农民,因为我们就是农村中学,几乎没有一个人会有信心说能考上大学,但是这个时候我碰上了一个好老师。这个老师现在还在南京,已经八十岁了,他在我们复习高考的时候,高二的时候就对我们说了一句话,他说我知道你们在座的小子没有一个能考上大学的,你们以后一定都是农民,但是我依然要求你们每一个人都去考大学,因为当你们以后回到农村,在田头劳动的时候,当你拄着锄头仰望蓝天,叹息自己命运悲哀的时候,你会想起来,你曾经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而奋斗过一次。这句话,我到今天还能记得,大家想想这个印象多深,所以我就认定了自己一定要考大学,第二是我认定了一定要让这个老师失望一次。但这只是一次美好的愿望,我高考第一年出来以后,英语分数只考了33分,尽管当年这个录取的英语分数线也不高,最低大专录取分数线就是我们江苏有一个地区师范学院,只有40分,但是我只考了33分,差了7分,那么我就想,如果我再努力一年,我也许就超过40分了,也许我就进这个大专去了,所以我就边干农活边复习。当时农村连电灯都还没有,在煤油灯底下复习,我就是在高考复习的第二年眼睛近视了,所以第二年去高考的时候考出来,考了55分,我拿到这个分数就特别高兴,为什么呢,我想录取分数线是40分,我是55分,那么我无论如何能够进那个师范学院了。结果分数线下来以后,师范学院的分数线提到了60分,结果又差了5分。高考两次失败以后反而让我增加了信心,我就觉得我非要考第三年不可,所以我就跟我母亲说,第三年我无论如何不干农活,就是说一定要每天,所有的时间都交给我,但是我母亲就说我再给你一年时间,但是我们家确实很穷,所以第三年如果你再考不上的话,你就只能是老老实实回来当农民。所以我第三年就拼命了,每天早上六点起来,晚上十二点睡觉,到第三年参加高考的时候,成绩一出来我就发现我的成绩超过了北京大学的录取分数线,所以后来就有幸跟撒贝宁这样的名人成了校友。其实北京大学这四个字在我脑袋中连闪都没闪过,所以这个例子给同学们又一个启示。什么启示呢?人是要有梦想的,但是你梦想再大,你不去努力是不管用的,就像你爬山的时候,就算你不看那个山头,你只要知道自己在向上爬,只要你爬的路是对的,你到达山头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所以,回想我自己的生命,我觉得往往是我生活中带来的一些失败,最后促使我反弹起来,又够着了一个新的目标。

  我后来在八十年代末的时候想要出国去读书,但是我联系几十个大学,十几个大学给我发录取通知书,没有一个大学给我发奖学金,都说你只能自己出钱了,而当时我在北大的工资,连奖金带基本工资加起来大概一个月二百块钱,换成美元,三十美元左右。美国的最低学费一个大学大概三万美金,还不算你的生活费,我算了一下,一百年不吃不喝都不够。所以我就想到了我应该要赚更多的钱,怎么赚更多的钱呢?人有了需求就会有想法,有了想法就会有创新。当时刚好中国的外语培训业已经开始轰轰烈烈地起来了,所以我就想我为什么不自己办一个培训班呢?所以就有了新东方。新东方完全不是我理想的产物,有人说俞老师你做新东方,是不是想到了你要为中国教育要做贡献,我想到的就是我要钱。但是今天的我,倒真的实实在在想要为中国的培训事业,和中国的教育做点事情了。为什么?因为你有了这样的实力,你有了这样力量,你有了这样的基础,那自然你就会做,所以我们不用去想太多.很多你没有想到的事情可能会做到,那么为什么会做到呢?就是因为你在不断地改变自己。我们永远不可能说我们站在这个舞台的中央,你就坐着,天上就掉下馅饼来,永远不可能!这个世界上有偶然的运气,有必然的运气,如果你把偶然的运气当做必然的运气,你的生命就会越来越差。但是一个人可以追求必然的运气,什么叫必然的运气,必然运气就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踏踏实实地使自己达到了某一个状态,达到了某一个境界,用你这个状态,用你这个境界,用你这个身价去换取你所需要的东西,二十五年前的我在北大拿一百多块钱的工资,这就是我的身价。十五年前的我在新东方我能挣的钱也就是勉强能够养活自己,但是今天的我已经算是中国的在美国比较好的上市公司的老总之一,这个东西是我自己通过努力得来的,所以就不太容易被人剥夺,这个东西是我自己努力得来的,所以我得到了心安理得。这个东西是我努力得来的,所以我更加相信努力的力量,为我自己的后半辈子,我还会去持续不断地继续努力,这就是一个正向的,积极心态的循环。比如说现在的小年轻,我常常觉得很痛苦,为什么呢?第一个,虚荣心特别地强,虚荣心强他关注的什么呢?他关注的不是自己生活的状态,他关注的是周边人跟自己的比较以后,我能不能胜过周边人。比如说中国人结婚以后,中国的女人比自己的丈夫,比的最多的就是你看你看,你的同学怎么怎么样了。你看你看,隔壁的老张怎么样了,完了以后你看你这个窝囊废,到现在还这个样子。她从来不去想这个丈夫本身的好处在什么地方,他的优缺点在什么地方,她是通过个人比较,而比较的标准又特别地庸俗,不是比较对方更有钱,就是比较对方地位更高了。隔壁老张都升了局长了,你这窝囊废,你跟他是同班同学,你现在还是个处长,你看你怎么活的,还不如我嫁给老张算了,好面子就变成了一个人奋斗的动力,而不是说真正的追求幸福的这个心态去变成自己奋斗的动力,所以现在比如说很多年轻人都是贷款,买房买车,完了变成了房奴和车奴,完了生活就被毁掉了。为什么呢?因为你在年纪轻轻的时候就背上了负担以后,你有了一份工作你就不敢扔了,(被)锁在一份工作上当然很好,表面上你很专注,但是另外一个方向就是,你失去了一切让自己的生命可以在其它方向腾飞的机会。我当初之所以敢从北大出来,当初我自信地从北大出来,很简单,我没房没车,北大给我安排的当时的宿舍就是十平米的宿舍,我想这十平米的宿舍不住也罢。所以出来,天地都在我身边,就这种感觉,所以你不怕丢。一个人要不怕丢,因为你怕丢什么东西都不可能得到,你想谈恋爱你就可能失恋了。你想找工作你就可能会失业了。你要想高兴就可能会失落。你想创业你就可能会失败,所以失可能比你得还要更加地重要。

  至于说我们的家庭背景,我在大学演讲的时候会遇到很多学生来跟我讨论问题,有同学说俞老师你看,你看我的同学,他们拥有无数的社会资源,现在社会资源越来越集中,完了像我们这样穷人家来的孩子,我们已经争取不到这个机会,这个世界是如此地不公平,我们这些人该怎么办?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公平过,即使你到美国,也不可能有这样的公平,但是中国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好处,中国从来没有社会,真正的社会阶层等级概念。你从一个最普通的老百姓,只要你愿意奋斗出来,你就会被人一视同仁。所以尽管我们会发现周围有资源的人会比你更早地拥有资源,但是人生不是百米赛跑,让他们先得到好了,你给自己一辈子,这个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击水三千里,我们也许活不到二百年,但是一百年总可以吧。所以在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全班同学毕业典礼上,大家每个人都要上去表态,我上去说的我到今天还依依稀稀记得。我说同学们大家都很厉害,你们的学习成绩都那么好,但是请大家相信我不会放弃自己,你们做了五年的事情,我做十年,你们做十年的我做二十年,你们做二十年的我做四十年,实在不行,这辈子我要保持健康心态,保持心情愉快,身体健康,到了八十岁以后,把你们一个一个送走了,我再走。

  其实人生奋斗没法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最重要的什么呢?你跟自己比,就你跟自己比,你的今天是不是比昨天好,你的明天是不是比今天好,你的明年会不会比今年好,十年以后的你会不会比十年前站在这的今天的你要更好。还有的同学很有意思来问我说俞老师你看,我这个长相不怎么样,也影响了我的事业发展。比如说我去求职面试的时候,人家老板一看我长得这副挫样,他就不要我了。我说你敢这么说,说明你内心还是有点自信的,所以人是什么呢,人在三十岁以前长相可能是有一定的关系的。女孩子就算你再漂亮,过了三十岁你还能说老娘长得很妖娆吗?这感觉不对吧?就是说人是要有一点外表上的干净利落的感觉,但是到此为止了。一个男人天天在镜子面前花半个小时打扮自己,我真看到过这样的男人,半个小时都不止,我觉得男人连镜子都不应该照的。你要知道,你这么好的时间你不用在让自己的生命变得更加有魅力上面,有什么用呢?你再打扮,你能不老吗?你再打扮到年纪大了,你能皱纹不上脸吗?当你皱纹上脸的(时候),皱纹中透露出的是庸俗还是透露的是智慧,这全是你现在要做的事情,所以同学们长相跟你没关系。有一次一个小男孩,我在演讲的时候跑上来,很矮。他说俞老师,我这样一个人,在男人堆里找不到自己,在女人堆里我也找不到自己,实在太矮了,他说你看我这辈子怎么办?我说,你知道鲁迅多高吗?1米58。你知道邓小平多高吗?1米57。你知道拿破仑多高吗?1米56。我说你多高,他说我1米55,我说你知道你应该变成什么样的人了吧。

  人生是自己的选择,你要把自己变成的是一个能够不是对得起自己长相,而是对得起自己的内心,对得起自己的能力的人,应该是这样去做的。所以同学们,大家一起共同努力,只要你自己相信,奋斗能让你改变自己,你的生命一定会越来越灿烂,我的演讲到此为止,谢谢大家!

简短的ted演讲稿篇三:你见过的最好幼儿园

  在东京的这个学校,五岁大的孩子们能引发拥堵,窗户是留给圣诞老人爬进来的。 让我们来看看:世界上最可爱的幼儿园,由建筑师Takaharu Tezuka所设计。 在这段演讲中,他向我们讲述了这一设计的由来以及它如何真正让孩子们的天性得到解放。

  这是我们在20xx年设计的一个幼儿园。 我们把它建成了一个环形。 在屋顶上面, 是一个无尽的循环。 如果你是一名家长, 你就知道, 小孩儿们喜欢不停的转圈。 那么这就是房顶的样子。

  为什么我们要把它设计成这样呢? 这家幼儿园的园长说: "不,我不想要护栏。” 我说:“那不可能。” 但他坚持说:“那要不...... 就在屋顶边做一圈向外延伸的防护网? 这样它就能接住跌落的小孩儿?“ (笑声) 我说:“那不可能。”

  然后,当然,政府的官员告诉我: “当然,你必须得有护栏。” 但我们还是可以把那个防护网的 想法在树上实现。 那儿有三棵从屋顶穿出的树。 我们被允许用绳索当作护栏。 但是,当然, 绳索对小孩儿来说根本没用。 他们会故意掉进去。 然后更多人掉进去, 还有更多, 更多…… (笑声) 有时会有40个小孩儿 同时围着树一起玩儿。 那个爬在树枝上的男孩儿, 他很爱这棵树,一直在不停的啃树皮。 (笑声)

  当幼儿园里搞活动的时候, 他们就坐在围栏的边缘(观看)。 这画面从下面看起来很美。 简直就是动物园里的猴子。 (笑声) 喂食时间到~ (笑声) (鼓掌)

  我们把房顶尽量做得低矮, 因为我们想让孩子们在屋顶上玩, 而不是缩在屋檐下。 如果房顶太高, 你看到的就只有天花板了。

  还有洗脚的地方—— 那儿有很多种水龙头。 你可以看到,有弹性的软管… 让人忍不住想用它往朋友身上喷水玩, 还有淋浴的喷头… 还有前面的这种… 是很普通的水龙头。 但是如果你仔细看, 这小男孩其实并没在洗他的靴子, 他是在往靴子里灌水…… (笑声)

  这家幼儿园完全是开放的, 几乎整年都开放着。 它的内部和外部之间, 没有明确的界限。 因此,这意味着,基本上, 这个建筑,就只有一个屋顶。 同样的,它的教室之间也没有界限。 所以那里没有任何听觉上的阻碍。 要知道,如果你把很多小孩 放进一个安静的封闭空间, 他们中的一些人会变得非常紧张。 但在这个幼儿园里, 他们没有任何理由去紧张。 因为到处都没有界限。

  他们的园长说, 如果角落里的那个男孩儿 不想呆在教室里, 我们就放他走。 他最终会回来的, 因为这是个圆,他会转回来的。 (笑声)

  最关键的是,通常在这种情况下, 小孩儿会试图藏在某个地方。 但在这里,他们走掉之后, 就只能绕一圈回来。 这是个自然的过程。

  其次,我们认为, 噪音是非常重要的。 你得知道,小孩儿 在噪音里睡得更香。 他们是不会在安静的空间里睡着的。 在这家幼儿园里, 孩子们在课堂里 表现出惊人的注意力。 大家知道,我们人类原本就是在 那种充满噪音的丛林里长大的。 ——他们需要噪音。 你还能够在嘈杂的酒吧里跟朋友聊天。 你本来就能够适应嘈杂的环境。

  当今时代, 我们一直在尝试要控制所有的事情。 但在这里,它是完全开放的。 你们也应该知道: 我们能在零下二十度的冬天滑雪。 夏天,你去游泳 海边的沙子高达50摄氏度。 我们就是这样适应环境的。 而且我们人类是防水的。 不可能因为一场雨就融化了。 所以,我们认为小孩儿就该呆在室外。 这才是我们对待他们的正确方式。

  这是他们分隔教室的方式。 他们本来应该帮助老师的。 但…他们没有… (笑声) 不是我把他放进去的…… 这就是教室了。 还有洗手池。 他们在水池边聊天。 而且教室里总是有一些树的…… 一只猴子想要把 另一只猴子钓上去。 (笑声) 看,猴子们。 (笑声) 每个教室都至少有一个天窗。 这样在圣诞节的时候, 圣诞老人才有地方爬下来。

  这是幼儿园的附属建筑, 就建在那个椭圆形幼儿园的旁边。 这个建筑只有5米高, 可是里面设计了7层的空间。 当然,这导致它的天花板非常矮。 因此我们不得不考虑安全问题。 所以,我们放了两个孩子进去, 一个女孩儿,一个男孩儿。 他们努力地钻进去。 他撞到头了。 他没事。他的骨头很硬。 他适应能力很强的。 因为这是我儿子。 (笑声) 他还在试着看 能不能安全地跳下去。 然后我们放了更多孩子进去。

  东京的堵车太糟糕了,你懂的。 (笑声) 前面那个司机,她还得好好学学开车。 在这个年代, 孩子们需要接触一些轻微的危险。 因为在这种状况下, 他们就会学会互相帮助。 这就是社会。这些(教育)机会 正是我们如今逐渐丧失的。

  现在看这幅图,它展现了一个男孩 在9:10到9:30之间的运动轨迹。 这栋建筑的周长是183米。 它真的已经不能算小了! 所以这个男孩, 一早上就运动了6000米。 最令人惊讶的还不止这个。 这家幼儿园里的孩子们 平均运动距离是4000米。 与大多数幼儿园相比, 这里的孩子有着最高的运动能力。 园长说了: “我们不需要督促他们进行户外锻炼。 把他们放到屋顶上就行。 就像放羊一样。“ (笑声) 他们就会不停地跑啊跑。 (笑声)

  我的观念就是,不要去“控制”他们, 也不要过多地“保护”他们, ——他们有时也需要摔倒, 也需要受点伤。 这样他们就会从中学到 如何在这个世界上生存。 我认为,建筑可以改变这个世界, 可以改变人们的生活。 这座幼儿园,就是其中一个尝试, 它改变了孩子们的生活。

  非常感谢。

  (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