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课堂上的演讲

时间:2021-03-29 演讲稿 手机版

  即兴演讲是不是很让你害怕呢,突然的邀请让你措手不及,不但毫无准备,更是不知说些什么,没关系,下面是爱资讯小编为你的整理了几篇大学课堂上的演讲,快来爱资讯。

  大学课堂上的演讲篇一:梅子黄时雨

  四月,日色渐暖。

  春风拂槛,渐次褪去了冷冬的萧索疏离,偶尔走过铺满花荫的校园小道,就能听到簌簌的声响,花枝摇曳着,仿佛在呢喃低语互诉衷情,醉了流莺,也缓了路过行人的匆匆脚步。

  教学楼前的几株玉兰已经开败了,花期已过,再如何高贵的景致也只能再待来年。忽然想起前次清明节放假之时,还曾嚷着要去看长安街的玉兰。据说,那是一种很庄严的肃穆,静谧之中美感自现。只是那个在我看来很伟大的计划却终究在襁褓里生生夭折,仅仅因为怕了这个城市的人潮拥挤,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在节假日绝对是难耐的煎熬,而我,一直不喜欢与人,特别是陌生人有紧密的肢体碰撞,即便是不小心碰到,也常常会在胃里翻起一股浓重的恶心感,然后,抖落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不是一个好习惯,却是我喜欢并一直坚守的方式。

  公寓前一排紫荆花正争先恐后地抽出一串串的花朵,是极艳的紫红色,远远望去,都有快要晃到眼睛的错觉,那样大红大紫的色泽,辉映得旁侧灰色的楼层黯然失色。也有梨花,近乎透明的白色花朵开在小小的枝干上,在些许绿叶的点缀下,呈现出一种病态的美感。

  这是我在北方度过的第一个春天,比起记忆中的烟柳垂杨,来得晚了许多,却总算是来了。

  没有南方的氤氲湿气,这里大多时候是干燥的,我常跟同学笑说,怕也只有在这种环境才能深切领悟到何谓“春雨贵如油”,雨伞在这里都变成了多余的道具。并非完全无雨,只是那细小的雨点飘落下来时,少了几分壮阔,不用几个时辰,地面上便再也找不到湿漉漉的痕迹。如此,自然也见不到雨后初晴地面平滑如洗天空湛蓝如镜的景观。那样让人心旷神怡的澄澈,早在我一人北上之时,被落在了身后渐行渐远的朦胧家园。

  曾经是极为厌恶梅雨季节的,淅淅沥沥的雨,一下就是好些天,连天色都是阴沉沉的,罩在心头,坠成沉甸甸的重量。落花天气,听雨心情,总是无端惹出几许为赋新词的愁绪。

  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

  自古文人笔下,雨季总是诗意的,适合重逢,也常常离别。晓色云开,星沉落寞,上演一出出悲欢离合。含笑明眸,带雨容颜,如同一幅幅晕开了的水墨画,在明暗渐变中辗转来回。驻足停留,便恍然能听到远古时候传来的轻叩柴扉的动静,静谧暗生。

  只是那样的婉转,终究变成诗文中才会出现的景象,停留于历史深处,在茶香袅袅间升腾成典雅的底蕴。今人庸庸碌碌,早已失却了吟啸且徐行的雅兴。更多的时候,我们都习惯了抱怨阴雨连天。

  雨天出门的确是极为不便的,姑且不论身上行头得多加上一把雨伞,单是道路上坑坑点点的水窝,就让人避之不及。间或有车驶过,便带上一圈泥水,愈发显得整个世界都脏兮兮,没有明朗的快节奏。

  记得曾经在雨天摔了一跤,弄了满身的泥泞,周围人群匆匆,我手足无措,那样的场景,至今让我心有余悸。

  所幸,我远离了那个雨季绵绵的地方,来到北京开始另一段旅程,一开始,我真的就是这么想的,离开,是一种幸运。以为前景美妙,连走,都是走得义无反顾,只是满心期待着北方高远的天空。

  那时的我不会想到,待到如今真的越走越远,当回头遥望都变成只能在梦里出现的奢望,却开始倍加怀念雾气萦绕的烟雨。

  十里长堤,杏花烟雨。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杳沓无迹。

  窗外的紫丁香开得正灿烂,却再也无法在雨巷中,邂逅一个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

  北京,无雨!

  大学课堂上的演讲篇二:枫叶秋风枫树

  它是枫树上的一片小叶子,它的名字叫枫叶,是一个拥有着快乐的小树叶。它的伙伴枫树,是它从小到大的最好的伙伴,因为,他们总是在一起,无拘无束的过着自己的生活。由于,从枫叶一出生,枫树就陪伴在枫叶的身边。因此,枫叶就把枫树当作一种特殊的人对待。因为,枫树,是看着自己出生,然后一天天长大的。而且,自己的生命动力,也正是因为有了枫树的存在,在他所给予的一切里成长的。由此,枫树的形象,在枫叶的心里,永远都是至高无上的。日子,就这样的过着,枫叶也一天比一天更加的喜欢上了枫树。然而,时光总是在流逝着,这让枫叶很恨时间老爷爷,为什么不把时间停留住,好让自己在枫树身边停留得更长也些。

  于是,有一天,它终于忍不住自己内心的混乱。大胆的去向枫树说了自己喜欢他。但是,枫树却很冷漠的拒绝了她的意思。由此,枫树从那以后,就很少再去理会枫叶了。然而,冷漠的一切都发生在了枫叶的身上,甚至,连老天也不愿意帮它。

  秋天到了,由于那次枫叶对它的告白,它却十分的冷漠无情。它完全不去理会枫叶的感受,就这样的把枫叶给抛弃了。枫叶面对着枫树这突如其来的抛弃,十分的心痛。因为,连自己最喜欢的人也背弃了自己。她终于感到了,原来,告别就是这样的残酷无情。它的心死了。

  当枫树松手时,枫叶缓缓的飘落在空中,这时,一股暖流吹打在枫叶的身上,原来是它,是那个一直在旁边观望着枫树抛弃枫叶情景的家伙,它就是---秋风。秋风是善解人意的,为了不让枫叶再失落,让它从新复原那颗破碎的心,秋风说:“我不会让你流泪的,我要给你快乐。”

  枫叶就这样,日日夜夜在秋风的吹动下,被那暖流给感动了。它忘记了枫树对它的抛弃。这也让它明白了,其实自己并不是最伤感的,因为,还有伙伴陪在自己的身边。它也不愿意再失去一切。正因为这样,它终于明白了,其实,枫树的抛弃,这也不是它自身的意思。因为,人是会变的,有的人为了满足自己的奢望,背弃了自己的灵魂。

  秋风的到来,让枫叶一次又一次的开心起来。但是,枫叶也明白,它虽给自己带来了快乐,却无从给予自己最需要的东西,因为那种东西,只有枫树才拥有。秋风看到瘦弱无比的枫叶,心里十分的心疼,它想去找枫树。但是,被枫叶制止了。因为,它明白,被抛弃了的东西,是不会再有人用的。所以,它制止了秋风去找枫树的欲望。因为,有一个人陪伴就已经很足够了。

  时间一天天在变化,枫叶的寿命日子也不再长久了,秋风也一样,它们都要回到那属于自己的地方去了。但是,为了不让对方早点知道,所以,秋风和枫叶都做好了准备,等到离开的前一天,才去告别。

  一个白茫茫的早晨,太阳刚刚露出那温和的笑脸。秋风到处找枫叶,枫叶也到处到秋风。两者都用最后的一点力量,最后,终于找到了对方,都有很多告别的话要说。于是,秋风开口了,对枫叶说:“对不起,我不能再陪你了。”

  “其实,离别与不离别也没什么的了,最主要的是,我们曾经都快乐过,希望,我们这次的告别不要流泪,大家都要微笑着离去,好吗?”枫叶柔弱的说道。

  “恩,好!!”

  就这样,秋风与枫叶告别了。

  这也让枫叶明白了:每一次的告别都不是痛苦的,只要你用不同的心境去体会,就会不再为告别而担忧,因为,在下一个段落里的某个时节或者季节里,我们都还会再相遇,告别,并不是代表永远都不会在相遇,它只是短暂的分离而已。

  大学课堂上的演讲篇三:让生命在挫折中永恒

  数学老师告诉我们:两点之间,直线的距离最短。

  文学老师说:这世上从没有一帆风顺的人生,人生之路总是跌宕起伏,曲折丛生!

  年少时,父亲母亲总是一遍又一遍的告戒我们:孩子,千万不要走弯路。千万不要!而年少轻狂的我们总是固执的认为自己走的路才是最平坦的。那时一条真正的康庄大道。

  成年了,脚下的路已完全的铺开,而这时,我们面对一个个未知的岔口又疑惑了,天地之大,何去何从?

  哥白尼死了,伽利略还活着。这个活着的人将哥白尼著名的“太阳中心说”发扬光大,却遭受到教会更为严重的迫害!哥白尼是伟大的,伽利略也是伟大的,他们都敢于在那样湮灭的年代勇敢的发出自己的声音,只不过后者在坚持真理和保住生命的考验下退缩了:他忏悔了。但是,这退缩是光彩的!他走了一条更为迂折的道路,他不是一个莽夫,他是一个生命的热爱者,同时他也是一个忠实的真理发掘者!在漫长的流放岁月中,在孤独的丛林中,在茫茫的天地中他不曾有一刻放弃过对真理的追寻!而是在寂寞中,在落魄中创作了一部更加壮丽的天文学史诗!

  伽利略究竟是不是科学上的巨人,人格上的小人呢?倘若,当初他选择的是被火烧死,而非忏悔,那他不是才有资格被称为“一个为真理奋斗至死不屈的伟大科学家呢”?哦,不对!他死了,那那部更伟大的天文学着作又将由谁来创造呢?那我们是不是也要说:伽利略是科学的罪人,是他使科学的进程而延迟呢?我真希望这只是一个荒谬的构想而已。接不说生命的宝贵,且不说伽利略生命的真正执掌人是他自己,且不说后世平庸的小人们其实没有资格去对伽利略指手画脚,我只说,伽利略真真正正是一个伟人!即使他曾在死亡面前害怕,即使他走过一条弯曲的道路,但这依旧无妨于他成为一个伟人!

  古往今来,有多少伟大的人物不是在走了一条曲折的道路后而书写了自己更为灿烂的人生么?

  乌台诗案中,韩愈被贬潮州徒有一生抱负的他在这荒凉之地退却了吗?不,没有!面对潮州的蛮荒之地,他虽曾迷茫过,只能独酌月下与冷月为伴。但韩愈又清醒了,面对潮州百姓生活的惨景,他选择了脚踏实地,尽力为之,终于做到了“潮州八月兴四利”的许诺,赢得了“一片江山尽姓韩”的美名。

  古人有三乐:父母俱存,兄弟无故,一乐也;仰无愧于天,俯不怍于地,二乐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乐也。

  那么,对于司马迁来说,他究竟有得几乐呢?正值壮年,却要遭受宫刑之苦。而这只不过是因为别人伸张了正义而已。父母俱亡,无兄弟,一乐不存,遭宫刑后,他为了自己毕生的心血,选择了向朝廷屈服,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所以隐忍苟活,幽于粪土之中而不辞者,恨私心有所不尽,鄙陋没世而文采不表于后世也。然而当世人却不能理解他,他每念此事也是“每念斯耻,汗未尝不发背沾衣也”。于是,二乐,三乐俱亡也。这样,却有一部伟大恢弘“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的史记问世。是非功过,历史自知。

  司马迁的曲折人生是一般人体会不到的,他的成就也是绝无仅有的,啊!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纪传体通史的伟大缔造者!

  灿烂星空,会有多少流星划破时空,又会有多少成为真正的永恒?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